首页 > 帅哥娱乐 > 社会杂谈 正文

老公不在家老婆偷人 性感少妇竟然与小偷深情一夜

2017-07-05 11:41:37    社会杂谈   来源:www.shuaige5.com

老公不在家老婆偷人 性感少妇竟然与小偷深情一夜

  那是一个夏天,所以晚上仍然有些烦躁和闷热,辗转反侧许久,我才让自己入睡,朦胧间,我看到窗帘一动,有一个黑影在窗前一闪就进了我的卧室,我条件反射地从床上坐起来,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嘴巴已经被人捂起来。 

  他低声说:“不许喊,否则我就杀了你,”他手里一明晃晃的西瓜刀,在我面前闪亮一晃,我心里不禁哆嗦了一下,对面楼的灯光穿过窗帘照进来,屋子里不是很黑,我看不到他的脸,但是他的眼睛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 

  说到底不是一个穷凶极恶之人,甚至眉目之间还有一丝英俊,他凶狠狠地说:“给我找5000,我会还你,不许报案,”他把手里的大刀在我面前晃了一晃,一道寒光刺痛了我的眼。 

  我赶紧从包里取出今天刚取出来的钱:“这是我今天才取的,准备给孩子上学用的,大约5000多,只有这些了,”他连看都没看就把钱往口袋里一塞:“我也没向你多要,那么多废话干吗?” 

  然后,他把我往旁边用力一推,准备从我身边过去,就在这一瞬间,我睡衣的带子被他一把抓开,真丝的睡衣从我光滑的肩膀滑落,我愣了一下,他也愣了一下…… 

  他的眼睛在我胸前停留了三秒,就狠狠地把我推倒在床上,像一头猛兽一样扑了过来,我奋力挣扎但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他侧过来的身体压着我的双腿和双手,我像一个被捆绑的稻草人,丝毫动弹不了,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任他为所欲为。 

  但是他在最初的侵略之后,他的吻渐渐变得温柔,我竟然慢慢地喜欢他的舌尖象小蛇一样在我唇齿间游走,在那一刻,我几乎忘了他是一个入室抢劫的丑恶的窃贼。 

  在这个危险的斗室里,我是一个寂寞得渐渐要枯萎的女人,他是一个激情澎湃的男人,我和他,只是在恍惚之间,在道德廉耻来不及发挥作用的时候,抽取生命中的几分钟肆意忘情了一回。

  忽然,我听到他低抑的声音:“你感觉好吗?如果不好,你告诉我,”从前,我和初恋男友在一起亲热的时候,他也爱问这句话,就这么简单熟悉的一句话,我的身体立即火一样热烈起来。 

  我觉得自己在努力抓住一些什么,但是什么也没有抓住,我就那么用力地、用力地渴望,我有一种完全被充盈的满足,这是我和老公从来没有的感觉,他热烈我迎合,我像一尾落水的鱼深深地被他淹没。 

  很久以后,他开始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,他说:“我会还钱给你,但是不许报案,”还是很低的声音,却没有了最初的冰冷,他话未说完又跳向窗台,身手灵活地将自己隐没在夜色里。 

  惊魂未定,我立即拨打110,电话还没有拨通,我颓丧地放弃,这个坏人知道我家,如果报案,他肯定会来报复,那样的结果我不敢想象,电视里早已上演了很多被坏人最后报复的悲惨结果。 

  现在,我唯一可以找的人就是老公,可是他的电话一直不通,我打第五遍的时候,手机里还是那句温柔却冰冷的女声:“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,”我狠狠地把手机扔在地上,随着破碎的声音,我的心瞬间四分五裂,屈辱的泪水流了一脸。 

  我重新又躺在床上,刚才的那一幕象一个短片的电视剧,刺激紧张,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但是,床已经不是原来的床,因为有了刚才的那个男人,一个卑鄙的入室抢劫者,什么都和从前不一样了。 

  一夜无眠,早晨刚到单位,从我前面走过去又折回来的青青审视了我一下,说:“嘿嘿,姐姐,昨天晚上被我姐夫滋润了吧?气色这么好,”我瞪了她一眼,不想说话,她看我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,识趣地走开。 

  我偷偷地拿出小镜子,果然发现脸色红润润地,想想昨夜,真的是有惊无险而且还,万一碰到的是一个穷凶极恶之徒,估计今天的头版头条就是某小区某户昨夜小偷入侵,砍死女主人,此案正在调查中等等。

  这一整天我都在一种半是不安半是茫然中度过,即使站在课堂上我也是浑浑噩噩的,那个家我有些不想回去,可是想了一天都没有想出更好的去处,我在犹豫中坐上了回家的公车。 

  老公依旧没有回来,他发短信说工程上临时有事情昨晚去了S城,要一个月左右才回来,让我好好照顾自己,我淡淡地笑了一下删除他的短信。 

  晚上,我早早把家里的窗户关好,认真检查好几遍才拉上窗帘,我把屋里大大小小的灯打开,然后关好房门爬到自己的大床上,蒙古刀放在枕头下,用手压一压能感受到那种冷硬,我心里有一丝塌实的感觉。 

  床罩和被子仍然是昨天的,我懒得换它,从内心深处来讲,我有些不愿意换下来,躺在黑暗里,我无法如眠,枕边还残留着昨晚那个男人的气息,他的身体很热烈,动作很轻柔,甚至,他侵略性的吻都那么狂野而让人怀念。 

  和老公在一起,他从来没有这样热烈过,也没有如此体贴过,但是,三十岁的女人,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,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,甚至怀念,我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。 

  然而,在潜意识里我却有那么一些期盼,盼望着那个男人在某一个午夜再次爬上高高的脚手架来到我的房间。 

  楼房的加固工作已经进入尾期了,有一些地方的脚手架已经在慢慢拆除,那个男人终究没有再来,我的心在一个个期盼的夜里失落,说真的,我不是心疼那5000块钱,是想再一次看到他。 

  那一夜,我辗转难眠,直到12点以后才入睡,忽然我听到窗帘微动,只见一个身影敏捷地从窗户上跳下来,我还没有看清楚,他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。 

  这是一张异常英俊的脸,他说:“姐,明天这里的施工完全结束了,我今天赶来把钱还给你,”说着,递过来一个干净的牛皮纸信封。 

  自那以后他在也没来过了,但我却常常在午夜睡不着觉,期待他的再次到来…我很想念他,真的很想很想…

标签: